强大的国家必须要兼济天下

 常见问题     |      2020-06-07 15:52

德国总理默克尔本周表示:“独善其身的民族国家没有未来。”笔者深以为然,作为第一二次世界大战的发动国家,德国对激进的民族主义一直都严密地控制。与之对应的是,靠着“让美国再起伟大”口号而上台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在蛊惑人心的“美国优先”政策下正在促使美国逐渐变成全球的笑柄。

也许大家认为,让德国人摒弃激进的民族主义并非难事,毕竟他们一直都是充当着施害者的角色,但当我们横向对比日本、韩国、俄罗斯、甚至部分东欧国家后,才明白国家内部一点就着的激进思想是多么的难以平衡。

对于已经习惯了领导人毫无价值观只有短浅利益的美国人而言,对于因为民族(如库尔德人)、信仰(如波黑战争)、甚至于殖民者强加的标志(例如卢旺达的图西族和胡图族)而战乱纷纷的人民,甚至于东方这个古老的国家暗潮涌动的激进主义,默克尔的发言都充满了力量,就像《孟子》中的“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 一个国家在还不够强盛的时候就要管好国家的道德修养,不要胡意乱为,而在国家足够强盛的时候,就要努力让天下人都能得到好处。民族主义是最简便有效,也是最危险的政治工具。

从2017年到2020年,这期间国际上发声的种种事迹,不由得让人想起1929年到1933年这个世界的往事,新冠疫情的从爆发到超过300万的大流行,真真切切地暴露了一个缺失世界大局、只关心眼前利益、无力采取协调一致行动的世界,就如1929年那场席卷全球的经济危机大风暴一样。

这场疫情,中国可谓是惨胜,但相比较散漫的欧洲群体免疫、和一片混乱的北美大陆,中国所取得成就的确让我们的民族自信增加了巨大的心理优势。但在国际政治争夺中,中国所面临的挑战是巨大的,过激的民主主义会瞬间激发周边国家和不同价值观国家的警惕,继而引发多米诺骨牌效应,被一些不良势力煽风点火。

从理智的角度去讲,中国至少在现阶段还无意和美国竞争领导权,构建一个全新国际秩序。一方面是受客观因素影响,尽管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并且很快成为第一大消费市场,但中国的各项人均指标均远远低于发达国家,在科技、创新、军事、人文、文化等方面与美国有很大的差距,就如“中国还有6亿人口的月入是1000元人民币”的现实一样,我们依然长期处于发展中国家的位置。另一方面,中国5000年的历史告诉大家,国霸必衰。曾经的大英、日本、苏联都只顾自己的利益,枉顾全人类的福祉,最终在争霸过程中衰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