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闻真假莫辨,华盛昌股价暴跌,关联交易迷雾重重

 常见问题     |      2020-06-23 06:19

在此之前,尽管华盛昌发布公告声称“一男四女”绯闻为子虚乌有,“爆料人”侯安扬随后也宣称只是“听说”,但关于董事长袁剑敏和4位非独立女董事的传言却还在持续发酵。

社会新闻关注伦理纠葛,财经新闻则乐于打探利益关系,这起传闻牵涉的是这只高位人气股背后的关联交易迷雾和业绩成色。

5月22日,深圳市上善若水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侯安扬在网上发布了一则绘声绘色的上市公司研究笔记:

“这四个女董事,都是男董事长的大太太、二太太、三太太、四太太,没领证的那种,而且都有孩子了。”

伴随着侯安扬的爆料,网上同时也流传出佐证这份特殊关系的“家庭合照”,让故事往更为魔幻的方向发展。

正值周末,吃瓜群众迅速翻出了上市公司华盛昌跟“一男四女”高度重合的董事名录。沸沸扬扬的舆论声下,华盛昌不得不在5月24日晚间火速发布公告进行澄清,声称“上述不实传闻对公司已造成严重不良影响,对于造谣诽谤中伤公司、损害公司形象的恶劣行径,公司已经委托律师锁定证据,将根据事态发展追究其法律责任”。

华盛昌成立于1991年,主要从事测量测试仪器仪表的研产和销售。2020年4月15日正式上市交易后,在疫情顺风车的助推下,股价一路高歌猛进:第二天起,连续拿下了6个涨停;随后虽有小幅调整,但在短短一个月内,共计收获了15个9%以上的涨幅。

绯闻传出之后的5月25日,股价一改此前的强悍走势,大幅低开。午后触及跌停,随后虽然有所拉升,报收63.30元/股,但跌幅高达8.26%。

根据袁剑敏及4位女董事共持有股份8757.8万股计算,5位当事人的市值共计蒸发4.99亿元。

上述提到的华盛昌“1男4女”,袁剑敏为实控人及董事长,直接和间接持有华盛昌股份比例达到57.53%;另外四名女性董事均为控股股东推荐的非独立董事,其中,车海霞与袁剑敏有一儿一女,但并不存在婚姻关系。

2019年4月4日,证监会对此提出过质疑,询问袁剑敏与车海霞是否曾经存在过婚姻关系以及未将二人认定为共同实际控制人的原因。华盛昌方面彼时给出的回应称,两人不存在一致行动的安排,双方按各自所持股份行使股东权利。

公开信息显示,车海霞之父车志明此前曾是恒盛达五金的控股股东,该公司为华盛昌科技的常用采购商。华盛昌招股书披露,2016年至2018年期间,华盛昌科技在恒盛达五金的采购规模超过千万元。

华盛昌上市之前,车志明已将恒盛达五金股权悉数转让,规避了特殊关系可能导致利益输送的嫌疑。

在桃色绯闻之外,一名叫刘爱春的自然人和一家叫华之慧科技的公司也被业内人士认为是存在利益输送的关联方。

刘爱春和袁剑敏的关系要追溯到2011年,彼时刘爱春以1万港币的注册资本注册成立CEM Instruments Limited(香港),但这份股权在3年后都悉数转让到了袁剑敏名下。

而华之慧科技目前由刘爱春100%控股,华盛昌在2015年、2016年两年间向其采购的规模分别为5741.70万元和5125.21万元,占当年总采购量的25.49%和23.36%,是华盛昌采购量排名第一的供应商。

2017年,由于刘爱春通过深圳智奕投资获得了华盛昌5%的股权,相关采购关系自此终止。华盛昌的招股书中提到,刘爱春于2017年6月才成为华盛昌科技股东,此前华盛昌科技与华之慧科技、刘爱春之间并无其他关联关系。

不过,有业内人士指出,从上述刘爱春将CEM Instruments Limited(香港)股权悉数转让给袁剑敏来看,二者关系非同寻常。

另一个可以佐证二人关系亲密的事实是,早年间袁剑敏所成立的华盛昌包装,由二人分别持有50%股权。

根据财报,华盛昌2020年一季度录得营业收入2.09亿元,同比增长90%,归母净利润8959万元,同比暴增322.89%。

但在此之前,华盛昌整体经营情况波动较大。正经社梳理了解到,2016年-2019四年间,华盛昌分别实现营业收入4.98亿元元、4.56亿元、4.90亿元、4.66亿元,净利润分别为9486.66万元、5323.84万元、8481.58万元、9098.28万元。

重要的是,华盛昌目前的总市值已经飙到了84亿元,那8000多万元的利润如何支撑起这80多亿元的市值?绯闻之下,市场发现了更多的担忧点。

同时,华盛昌IPO时的招股书显示,旗下多家子公司均处于亏损状态。以2018年为例,旗下4家一级控股子公司和2家二级控股子公司总计亏损规模为388.36万元。

华盛昌上市是为了募集4.12亿元做项目建设,其中1.97亿元用于华盛昌仪器仪表巴中生产基地建设项目,15944万元用于总部及研发中心建设项目,5568万元用于国内运营及营销网络建设项目。

但正经社注意到,在IPO前夕,该公司曾连续三年累计分红2.62亿元。慷慨分红的结果是,截止到2018年该公司的净资产缩水接近一半。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信息是,华盛昌的业务主要在海外开展,因此,在国外疫情防控需求持续爆发的情况下,华盛昌仍然还有一段时间的红利可以收割。

不难看出,在上述时间段内,华盛昌在2016年的营业收入和净利都是最高的一年,且其在2017年营收同比下降了8.42%,净利润同比下降了43.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