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子城科技:下一个Match Group?

 常见问题     |      2020-07-16 03:05

靴子终于落地了。7月1日,赤子城科技宣布已完成对开放式社交平台MICO的收购。从今年上半年传出消息后,这个行业里颇受关注的收购案终于尘埃落定。

此次收购之所以引人瞩目,关键在于MICO在海外社交赛道的占位。在Sensor Tower公布的2020上半年中国出海短视频/直播TOP20榜单中,MICO再次进入收入榜前10,排名第6。排在它之前的是出海领域大名鼎鼎的TikTok、Bigo Live等应用。

更重要的是,这个收购案打破了人们对另一位主角赤子城一贯的刻板印象。作为最早一批出海的中国企业之一,赤子城此前的标签是老牌的工具出海厂商。但在今年,赤子城却在社交领域动作不断:

除了收购MICO股份,赤子城还在今年推出了自己的音视频社交产品一呀,目前已进入Google Play全球社交应用下载榜前20。至此,打出收购+自研组合拳的赤子城,成功以两款差异化产品跻身海外陌生人社交赛道的核心玩家。

但这只是一个开始。在竞争异常激烈的全球陌生人社交市场,赤子城的前景如何?在人人都想做下一个Match Group的当下,赤子城的机会在哪里?

Match Group旗下拥有45个在线交友/约会的App,包括左右滑动选择社交鼻祖Tinder,老牌约会网站Match.com,约会软件PlentyOfFish,欧洲约会品牌Meetic等等产品。据Match Group官网数据显示,其产品矩阵覆盖全球190多个国家和地区。

这些主打不同垂直社交领域、主攻不同市场的产品,组成了Match Group差异化的产品集群,让其牢牢占据了陌生人社交市场的半壁江山。Statista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3月,北美前5大在线约会App排名中,除了Bumble(第3名),其余4款都来自Match Group。

2012年,Match Group的核心产品Tinder在美国上线,开启了左滑右滑的社交时代,创新的社交方式让Tinder迅速流行起来,风靡多国。App Annie的《2020移动市场报告》显示,Tinder在全球用户支出方面排名第一,超过流媒体平台奈飞、腾讯视频等。

今年的疫情之下,Tinder仍保持增长态势,付费用户新增了10万,ARPU值(每用户平均收入)增长了2%。Sensor Tower发布的2020年上半年热门应用畅销榜单中,Tinder毫无悬念地又登上榜首。

拳头产品的优异表现推动了整个集团的业绩增长。Match Group财报显示,2020年Q1,公司营收5.45 亿美元,同比增长17%,付费用户从2019年Q4的860万增长到了990万,增加了15%,ARPU增至0.59美元。

可以说,在疫情对各领域产生深刻影响的当下,Match Group依旧拿出了颇为亮眼的成绩单,甚至在宅经济爆发中,实现了数据的进一步增长。

极高的用户粘性,强有力的营收能力和抗风险能力稳坐陌生人社交头把交椅的Match Group讲述了动人的关于荷尔蒙的商业故事,也让打造下一个Match Group 这件事更加具有吸引力。

国内社交平台陌陌旗帜鲜明地喊出了这个口号。2018年,陌陌收购探探,让其朝着中国的Match Group的目标迈出了一大步。我们会继续投资或孵化多个子品牌来满足不同人群的社交和娱乐需求。在收购探探时,陌陌董事长兼CEO唐岩这样说道。

通过自研+收购的方式扩大自身产品矩阵,头部产品打下市场迅速开始向外扩张,这是Match Group已经示范过的发展路线在Match Group的产品中,有相当一部分是收购的,比如Hinge,便是其在2018年所收购的美国交友软件。去年,Match Group还收购了埃及线上交友平台 Harmonica,以拓展穆斯林市场。

陌陌效仿了Match Group的全球扩张之路。2018年,寄托着陌陌全球布局野望的探探开始出海,表现可圈可点。根据官方近期公布的数据,探探用户数已超过3.6亿。

但不得不说,陌陌的根基还是在国内。放眼全球市场,TikTok、Bigo Live分别聚焦短视频和直播赛道,在社交领域,赤子城的身影越发显眼。

2013年,赤子城开始从事海外移动应用开发,在工具出海最好的年代里,赶上了东风,以智能桌面Solo Launcher等一系列拳头产品打入全球200多个国家和地区。通过不断推出移动应用产品,赤子城吸引了全球近10亿用户。

今年初赤子城科技提出了流量+战略,把庞大的基础流量向社交、游戏等赛道倾斜。其推出的音视频社交应用一呀在几个月内快速窜上全球社交榜,在科威特、卡塔尔等国家的Google Play社交下载榜位列前10,并进入印度、沙特等核心市场的社交下载排行榜前20,让不少人注意到了赤子城在社交领域的动作。

据了解,MICO从成立之初便瞄准全球陌生人市场。2014年,伴随着出海的大风口,全球陌生人社交软件MICO在东南亚、中东等地上线,可通过兴趣匹配、位置匹配等多种方式建立社交关系,后来还融入了类似朋友圈的互动模块,增强了平台的社交氛围。

App Annie数据显示,截至目前,MICO已经在136个国家和地区的App Store社交下载榜单排名前十,在82个国家和地区的Google Play社交下载榜单排名前十。

有了MICO和一呀,赤子城社交产品集群化的打法逐渐明朗,和Match Group也似乎越来越像。凭借出海多年积累的经验,和对本地的深入思考,以及AI引擎和大中台的支持,赤子城接下来很有可能会推出更多的新产品。

尽管赤子城的全球社交生态版图的轮廓与Match Group极为相似,但它和Match Group的业务模式却也不尽相同:

一方面,在赤子城的社交产品中,有极强的泛娱乐元素,充斥着音频、视频等新的交互形式,用户群体也更为年轻;另一方面,在社交以外,赤子城还是一名游戏赛道的重度玩家。

近年来,赤子城推出了撞击类小爆款Beetles.io、中重度街机游戏Tank Heroes、射箭游戏Archery Go等多款热门游戏。其中,Archery Go还连续登上中国手游出海美国下载TOP20,并进入中国手游海外下载量TOP30。

2019年财报显示,公司游戏产品的用户数量与日活分别同比增长275.6%、198.5%,整个产品集群的ARPU同比提升110.25%,很大一部分原因来自于游戏内购的提振。

抛开其他业务不谈,仅就在社交而言,赤子城并不是照搬Tinder模式,在产品本地化、营收结构等方面都有鲜明的特色。

众所周知,欧美产品用起来简单直接,但也常常有一个槽点,那就是以统一标准推广,不易变通。即便进入其他国家市场,它们也很少会主动做出适应性改变,而更喜欢教育市场,让新用户习惯自己。但这种方式并不是每次都奏效。

反观MICO,其一直被外界所称道的就是精细化的本地化运营。就像传音在非洲设计了四卡四待的畅销手机,MICO也做出了很多适应本地的调整,成了海外青年们的线上乌托邦。比如,在阿拉伯国家,MICO的文字改为从右到左排列,以适应阿语用户的阅读习惯;在泰国,喜爱白皙皮肤的用户可以拥有更夸张的美白滤镜。

正如Tinder的广告语匹配、聊天、约会,用户一旦在平台找到了朋友,可能就不再会打开,APP本身更多是工具属性。而MICO的泛娱乐内容,使其从单纯的社交工具变成了可以长久待下去的社区乐园。

由此带来的直观结果是用户粘性的提升和变现方式的多元。对应赤子城此前的公告,从2018年及2019年,MICO的月活跃用户增长率分别为64.0%和67.4%。2019年,MICO全年收入同比增长81.1%。

有一种声音是,押注音视频约等于布局未来,从TikTok、Bigo Live在全球范围的强势崛起便可略知一二。二维的图文时代过去,人人皆可短视频,万物皆可直播成为当下的一种描述。直播与电商结合,捧出了李佳琦、薇娅。社交和音频结合,走出了拟赴美上市的Yalla。那么视频与社交结合,一呀的想象空间又有多大?

经历了人人居家隔离的几个月,Tinder在5月也宣布将于今年第二季度添加视频聊天功能,由此可见音视频社交的大势所趋。

这样来看,多重的差异化之下,用下一个Match Group来定义赤子城科技或许并不准确。可以确定的是,在全球陌生人社交市场,赤子城科技已成为新的搅局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