及时运用你的智慧,在平凡中发现奇迹

 公司新闻     |      2020-06-10 09:07

想得好是聪明,计划得好是较聪明,做得好是最聪明。聪明,只是智慧的运用。上天运用智慧的神力创造了人类,创造了万物,这是宇宙的奇观;人类运用智慧的神力,改造社会,改造自然,这也是宇宙的奇观;上天把智慧赋予人类,使人类充分运用智慧来完善人生,充实人生,这都是宇宙的奇观。

人类上下五千年的历史文化,是人类先祖运用自己的智慧创造的产物;未来无穷年度的人类历史文化,需要后代子孙运用他们的智慧去奋斗开拓。我们不能因“完成自我”而满足,而应以完成人类完成天地为目的。神奇的智慧,可以规划宇宙,规划天下,规划国家。智者积极使用智慧,就能无所不成,使他的人生光芒万丈,与天地同在;愚者不能使用智慧,从而一事无成,使他的人生暗淡无光,与草木同朽。我们最可靠的亲人,是我们心中蕴藏的智慧。

莎士比亚说:“智慧越是遮掩,越是明亮,正像你的美貌因为蒙上黑纱而10倍动人。”费尔巴德说:“没有智慧的人,就会受人欺骗,被人迷惑,让人剥削。只有具有思想的人,才是自由和独立的人.”邓拓说:“智是谋之本,有智才有谋,所以智比谋更重要。”别林斯基说:“才智是人的精神武器。”爱默生说:“智慧的可靠标志就是能够在平凡中发现奇迹。”

《兵经新论》中说:“智者因为尊重道德,所以能辨是非,别善恶,知彼此,明顺逆;所以能取舍,定计谋,判胜负,决生死.”一个人只要有了丰富的智逮,就会无事不可做被,无事不可成,也就无所不可通,无所不可晓。有智慧,就能悟解,有悟解,就能一悟百悟,一通百通,就不必每件事都去求个认 识、求个明辨,就可以解开玄妙奥妙奇妙的谜底。这也就是佛家所说的“圆融无碍”、大彻大悟。

《宋史》里讲了一个故事:宗泽是英勇威武的战将。北宋末年,金兵大举人侵中原,宗泽率军奋起抵抗,屡挫金兵。宗泽手下有二员赫赫神威的将士,他就是岳飞。宗泽很赏识岳飞,经常指导他、点搜他,希望有一天岳飞能够成就伟大的功业。有一天,宗泽忠告岳飞说:“岳飞,你有过人的勇气和出众的才华,这是许多人都望尘莫及的,这是你值得骄傲的地方。但是有一点我要特别提醒你,那就是你十分喜好野战。你不喜欢战前做好周密的战略部署,而只是凭直觉掌握战机,这不是万全之策呀!”宗泽说着,又拿出一些布阵图给岳飞看。

岳飞聪明颖悟,加上年轻气盛,并不理会该图的作用,而是说:“您的教海很中肯,布完阵后再战是从军打仗的常用战术,不失为上等作战方法。但是,战略战术的运用,完全在于将领的一念之间(运用之妙,存乎一心)。”岳飞的意思很明确:战术有其固定的形式,但并不是说照搬照抄就能赢得战争,必须把它们用足、用活。如何用足、用活,这在于指挥官的智慧了。智慧的功能,在于活学活用。

听了岳飞的话,宗泽深深地感到岳飞是位天才军事家,他绝不是纸上谈兵、机械教条的普通军官。因而他对岳飞更加器重。不久,宗泽在一次战争中牺牲了,同时,岳飞的指挥作战才能显山露水,终于成为可以取代宗泽的三军统帅。他后来率领宋军浴血奋战,逐渐收回失地,金兵节节败退,闻风丧胆。

运用之妙,存乎一心。智慧以理论的形式出现时,似乎是死的东西,但是如果用它的人能够运用自如,灵活把握,那么人类的智慧就可以成为战胜敌人、克服困难的强力武器。

如何得到智慧呢?智慧可以从学问中得到,可以从修养中得到。爱因斯坦说:“智慧并不产生于学历,而是来自对知识的终生不渝的追求,”华兹华斯说:“不耻下间求智易,趾高气扬得智难,”做人,万不可安自非薄,安自暴弃,安自拘限。天地不拘限人,人却常常受天地的拘泥。不被天地拘泥的人,就是英雄豪杰;受天地拘泥的人,就是凡夫俗子。

在你困顿不堪时,如果能吟诵李白的豪迈诗句“天生我才必有用”,就会心怀开朗,奋发向上。人有大智慧大谋略,就可以做领导,而不是被别人领导;人有大智慧大谋略,就可以教育别人,而不是被别人教育;人有大智慧大谋略,就可以接纳别人,而不是被别人接纳;人有大智慧大谋略,就可以改造别人,而不是被别人改造。

人人都具有智慧,因各人发掘的深浅而获得的收益也有所不同。罗素说:“从伟大的认知能力和已知的心情结合之中最易于产生出智慧来,由学问增益的智慧恢宏博大。”佛家修行的信条是:“戒定慧”。他们认为定从戒中产生,慧从定中产生。同时,禅宗认为智慧从悟中可以得到,这是佛家论智慧的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