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问”益客食品,做好上市的准备了吗?

 行业动态     |      2020-04-11 12:32

鸭子全身都是宝,肉可食用,羽毛可以做成羽绒制品,就连羽毛上的梗,都可以打碎做成羽粉,用来养鱼。益客食品业务就与鸭子相关,主营肉鸭屠宰。

不过,回顾近年来A股那些“靠天吃饭”的动物们,命运似乎都颇为坎坷。前有“跑路”的扇贝、雏鹰农牧“饿死”的猪,近有被偷换的温氏69头怀孕母猪。

农牧企业因行业特性,业绩的波动性以及信披质量广受关注,拟IPO的规范难度较大,益客食品的信息披露就存在明显的瑕疵。除了产能数据统计口径不一以外,公司还存在处罚信息未完全披露以及社保缴纳不规范的问题。

3月13日,中国证券业协会公布了今年首发企业信息披露质量首次抽查名单,益客食品就在抽查名单中,其余三家分别是湖州银行、华联瓷业、新视云科技。

近年来,受上下游供求关系以及疫情等因素影响,禽类业务的行业景气波动较大。在此情况下,主营禽类屠宰业务的益客食品经营也难免受到波及。报告期内,公司虽然经营规模不断扩张,但经营业绩也呈现一定的波动。

2016—2019年上半年,公司营业收入为74.51亿元、75.21亿元、99.05亿元、69.83亿元,呈持续增长趋势;但同期扣非净利润为1.70亿元、0.66亿元、1.43亿元、1.82亿元。

其中,2017年公司业绩波动较为显著的原因是,原材料价格上涨拖累当年综合毛利率由2016年的6.05%降至4.44%。

从分产品毛利率变动情况情况来看,当年除了鸡产品毛利率小幅增长以外,鸭产品毛利率、自产鸭苗毛利率、自产鸡苗毛利率均同时出现下滑。

据公司解释称,2017年环境保护治理力度的进一步加强导致了商品代禽类养殖量的萎缩,行业内屠宰业务原材料供给下降趋势较为明显。

在此情况下,公司毛鸭采购单价从2016年的5152.36元/吨增至2017年的5590.98元/吨,每吨原材料涨价438.62元。相应地,鸭产品成本中的原材料价格每吨增加了401.33元。

尽管毛鸭价格的上涨传导至鸭产品价格,公司鸭产品同期平均售价由2016年的7231.98元/吨升至2017年的7535.98元/吨,每吨仅上涨304元,低于成本上升幅度。

同样受商品代禽类养殖量萎缩影响的,还有公司自产鸭苗业务。因下游需求降低,鸭苗供给量和价格相应回落,因此2017年鸭苗毛利率为24.35%,较2016年的26.25%有所下滑。

而自产鸡苗方面,除了环保因素以外,2016年四季度至2017年三季度发生较多的H7N9型禽流感病毒,也使得鸡屠宰产品的需求大幅下滑。

行业供需的失衡导致鸡苗售价从2016年的3.31元/羽骤降至2017年的1.48元/羽,已低于鸡苗孵化成本,继而使得2017年公司鸡苗业务亏损,毛利率为-28.71%。

原材料供应情况、下游需求动荡以及禽类动物疫情等,都是影响益客食品生产经营的主要风险。而从此前公司应对上述风险的情况来看,显然无法对冲上述风险对业绩造成的不利影响。那么,如何保障未来业绩的稳定性,将是摆在益客食品闯关面前的第一道“难关”。

目前,由于商品禽养殖尚未形成较为集中的分布格局,配套屠宰环节也处于较为分散状态,龙头企业份额占比仍相对较低。2018年,益客食品禽屠宰产量为85.23万吨,市场份额为4.38%。

因此,公司本次募投项目围绕原有肉鸭屠宰业务进一步扩充原有产能,进一步提升公司肉鸭屠宰产量,不断扩大市场占有率,增强益客食品品牌影响力。

从募投项目建设地址来看,除了扩建年产2万吨禽肉熟食项目、供应链数字化建设项目以外,其余三个项目的建设地址均在山东,两项涉及扩增肉鸭屠宰产量。

2019年4月,益客集团研究决定,将迁往江苏11年的集团总部再迁回山东老家,落户鄄城。同一时间,成立子公司山东益客食品产业有限公司(下称“山东益客”)。

其中,募投项目之一的“山东益客食品产业有限公司肉鸭屠宰线建设项目”的实施主体正是山东益客。本项目预计投资41865.20万元,主要进行肉鸭屠宰、分割及加工等生产活动。

据鄄城县政府官网披露的环境影响评价公示报告,该项目主要建设两个肉鸭分割车间,4条肉鸭分割生产线及相应的污水处理设施、科研大楼、职工公寓、职工餐厅等配套设施,拟建项目建设规模为年屠宰分割肉鸭9900万只。

而公司另一募投项目“济宁众客食品有限公司肉鸭屠宰线建设项目”,也是用于扩充肉鸭宰割产能,该项目总投资12431.04万元,建设肉鸭宰杀生产线2条,配套制冷设备、燃气锅炉等,形成年屠宰3300万只肉鸭的生产规模。

根据环评报告中毛鸭3kg/只的重量来看,本次募投扩产将为公司新增37.8万吨的肉鸭屠宰产能,这相当于2018年公司鸭产品产能的50%左右。

招股书显示,2016—2018年,益客食品鸭产品的产能分别为63.41万吨、61.17万吨、69.70万吨,产能利用率分别为82.02%、81.34%、77.51%,并未充分达产。

而值得注意的是,除了上述新增肉鸭屠宰产能之外,鄄城县益客产业园项目亦如火如荼地展开。

据鄄城县政府官网于2019年11月发布的《百亿级农业新六产产业集群》介绍,鄄城县益客产业园项目计划总投资50亿元,包括产业园一期、二期和养殖基地。

其中一期于2017年3月开工建设,已完成投资5亿元,建有分割车间、羽绒车间及血粉羽粉车间和污水处理设施2套,已于2018年7月试生产,现已实现日分割肉鸭10万只,年产精绒1000吨。

二期计划总投资40亿元,设计年分割肉鸭能力3亿只,并涵盖熟食加工、饮料加工及冷链物流、餐饮、住宿。

原本产能利用率并未满产,而公司依然大幅扩产。不论是募投项目,还是产业园项目,公司是否考虑过原材料供应能否充足以及下游需求是否过剩等情况?一味地扩产背后,步子是否迈得过大?

在浏览招股书以及公开资料之后,财经网对比发现,招股书中披露的公司信息与政府官网上披露的信息多处对不上。

据新泰市政府官网显示,本次募投项目之一的“山东众客食品产业园调熟制品建设项目”,总投资1.05亿元,预计2020年3月动工,6月建成,投产后调熟肉制品加工能力为3.65万吨。

对于上述建设周期不一致的情况,益客食品相关负责人在回复财经网采访函时表示,“所列举新闻是新泰市畜牧兽医服务中心工作总结,新闻稿报道亦非正式文件。”

按照公司的设想,“山东众客食品产业园调熟制品建设项目”达产后,将有助于公司向下游领域深入拓展,提高公司的整体竞争力。

招股书显示,2016—2018年,公司熟食产能分别为5386.35吨、5771.09吨、5771.09吨,近两年未发生变化。

但新泰市政府官网数据显示,2016年12月,山东众客食品有限公司年屠宰5000万只肉鸭和年产3万吨熟食建设项目已通过竣收。

公司目前熟食产能尚未过万,何谈3万吨呢?而且,2017年公司熟食产能仅新增384.74吨,与3万吨的差距实在明显。

对此,上述负责人对财经网表示:“统计口径不同,列举的新闻为环保批复目的,不是对项目产能的认可。”

不过,2月26日,来自新泰环保微博账号的一份通告显示,在群众反映山东众客颗粒物日均值超标问题的查处情况中,山东众客的年产熟食量也是3万吨。

信披不一致的情况屡屡存在,显然不是一句“新闻报道虽不是正式文件”就能解释。未来若公司上市成功,3个月和两年的建设时间差距、以及是否过万的熟食产能,对于投资者来说都至关重要。

据新泰环保微博通报情况,在去年11月5日、12月1日、12月4日,均发现山东众客锅炉颗粒物超标排放的情况。

招股书显示,益客食品共披露了益客食品、临沂众客、徐州益客、大地农业、沭阳益客、众客瑞嘉、新沂众客等7家企业的13项环保行政处罚事项,其中临沂众客被处罚次数最多,涉及未批先建、废水废气排放超标的问题。

如公司控股的山东益客金鹏食品有限公司,2018年4月遭到邹平市环保局处罚,决定文书号为“邹环拘移[2018]20号”;济宁众客2018年10月31日核发排污许可证,此后却并未按照排污许可证的要求开展自行监测;此外,参股公司成武呱呱鸭食品有限公司,分别在2016年6月、2017年12月、2018年5月,被成武县环保局连续3次处罚。

不止如此,除了上述环保问题未披露以外,部分子公司因存在用工违规情况被列为失信人的事项,公司也未作公开披露。

2017年3月,济宁众客因存在用工违规情况被员工告上法庭,并被邹城市人民法院判决对员工赵君平赔偿、补偿及各项工伤保险待遇共计11.5万元,但济宁众客对法院判决全部未履行,最终被列为失信人。2017年10月,邹城市人民法院依法扣划了济宁众客的银行存款。

截至2019年11月30日,益客食品的员工总数为12813人,公司为9597名员工缴纳了养老保险,缴存比例为74.9%;为11043员工缴纳了医疗保险,缴存比例为86.19%。

据公司解释称,公司员工结构中以农村户籍员工为主。农村户籍员工主要为生产一线员工,该等员工流动性较强,对当期收入敏感度较高,因此参加社会保险的意愿不强。

不过,在微博社交平台上,有员工表示,益客集团汶南众客食品为逃避为员工缴纳五险一金,强制企业员工自己缴纳新农合、新农保,不交者停发工资。

对于上述信披未充分披露的问题,财经网曾致函公司,不过,公司以“详情请参详招股书,后续补充内容请关注招股书更新。”予以回复,并未给出明确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