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00亿元大市场!有人“分分钟入账百万”,有人“赔钱赚吆喝”,首个行业规

 行业动态     |      2020-06-30 04:47

疫情之下,在线直播带货的新模式飞速发展,越来越多的商户,开始将营销的主战场转移到线上的直播间。而数据显示,2020年,在线直播行业的市场规模有望突破9000亿元。

随着直播带货的吸引力不断增加,直播间里的产品和主播队伍也在持续扩围,从田间地头的蔬菜瓜果到动辄上百万的私人飞机,从行业达人到企业明星,万物直播、全民直播的时代已经开启。

最近,来自辽宁盘锦市大洼区田庄台镇的铁匠吴连军走红网络,他通过当下流行的网络直播,把自家生产的农具卖到了全国各地。

这位老铁匠勇闯“云端”市场,做起直播带货,是从年初开始的。受疫情影响,春节过后,吴连军的农具厂停工了近一个月,当时,30多个工人等着发工资。为了拿到订单打开销路,让复工复产后有活儿干,吴连军想到了网络直播。现在,边打铁边直播成了吴连军生活的日常,每天都能接到百十件订单。

这边,为了增加飞机的销量,一家通用航空公司将飞机搬到了直播带货的荧幕上。这款飞机翼展9.9米,机长7.1米,机高2.5米,最大速度246公里/小时。

湖北某通用航空公司负责人徐强表示,之前也做过直播带货,已经销售了2架飞机。在此次直播过程中,这款售价198万元的新奇“商品”,共售出3台。

湖北随州是国内重要的房车生产基地,但此前房车主要依托产业链上下游协作和展销会形式进行线下销售,以直播带货形式开展的网络销售对于房车来说几乎是空白。

不过在今年,为了应对疫情带来的市场环境变化,湖北的一家房车公司,尝试了直播带货。直播活动颠覆了公司传统的销售模式,带动了公司网络销售部门的快速成长,公司发布的网络直播销售路演视频播放量达到数百万次

根据中国商务部统计,今年第一季度,全国各平台上约进行了400万次电商直播。大到飞机、房车,小到珠宝、首饰,在直播带货的世界里应有尽有。

中国在线直播行业研究报告显示,2020年中国在线直播行业用户规模有望达到5.26亿人,市场规模将突破9000亿元。

中国科学院大学经管学院教授 吕本富:现在是风口阶段,今年整个直播市场应该会翻到4倍左右。2020年是直播经济元年,从直播带货到直播经济,这是质的飞跃。

疫情期间,很多实体门店的经营受到了严重的影响,无论是大型商场还是个体门店,都遭遇了客流量减少带来的压力。不过,直播销售的出现,却让不少濒临破产的企业起死回生,很多老商圈也因此焕发出了新的活力。

沈阳市五爱商圈是以经营服装小商品为主的专业市场商圈,是全国五大集贸市场之一,市场经营摊位1.6万个,从业人员10万余人。疫情的影响下,让本就受到电商冲击的实体经济雪上加霜,商户积压大量商品,损失惨重。沈阳五爱商圈一位商户表示,他线下有十几家实体店,从过年到现在十几家的营业额还没有原来一个星期的营业额高。

为此,沈阳市沈河区积极推动网络直播销售,成立网络直播基地,对接供应链企业,改善网络基础设施,引导商户开始线上直播带货。一季度,沈阳五爱、南塔商圈的网络销售额突破10亿元。目前,沈阳市形成五爱集团、美博广场、国际鞋城、全心电商、光合空间、五联商业广场六大网络直播基地。

不仅仅是传统商圈,国家级的展销会同样如此。受疫情影响,今年的广交会首次在网上举办。

今年39岁的张健大学毕业后白手起家办企业,这两年,凭着独创的花洒屏,他做到了细分行业外贸领域的隐形冠军。为了今年的线上广交会,张健把厂里十几位销售员分成两组,把大家“逼”到灯光下、手机前,练口语,模拟线上直播。

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20年第一季度网络零售法人企业单位数同比增长4.9%,网络零售从业人员总数同比增长12.1%。直播经济异军突起,不仅让网络平台找到了新赛道,也为各类企业提供了新舞台。疫情之下,直播甚至成为一些行业启动复工的钥匙。一些地方政府正着手推动直播电商与专业批发市场、传统商贸企业等融合发展,积极发展“线上引流+实体消费”新模式。

直播经济风头正劲,但商户们要想顺利搭上这趟高速行驶的列车,也并不容易。一些传统商贸城和品牌商,在转型线上做直播的同时,也遇到了新的困局。

看到“网红经济”的强劲推力,2019年4月,义乌国际商贸城引进了专业的直播团队,开出直播专区,专门培训商贸城里的负责人成为网络主播。虽然一开始取得了一定的效果,但是一年时间不到,坚持下来的人却很少。并且,由于直播流量高峰期往往是在晚间,但是商贸城晚上不营业,所以直播的模式在义乌国际商贸城有些水土不服。

与普通商户直播不顺对应的是,明星直播带货非常火热,在超级草根网红李佳琦和薇娅等人爆火之后,罗永浩、刘涛等名人、明星也纷纷试水。那些“分分钟入账百万”的带货狂人只是很少的头部网红。

中国科学院大学经管学院教授吕本富表示,据预计,直播的销售额以后会占电商销售额的一半。换句话说,现在这个风口状态不投入,到时候再投入就晚了。

对于品牌商而言,高坑位费、压价过低、高提成则是压在他们头上的三座大山。一般品牌商若想通过直播渠道出货,需要以“坑位费”“佣金”的方式与带货网红分成。

中国科学院大学经管学院教授吕本富表示,坑位费从几万到30万元、50万元不等,是一种市场行为,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此外,品牌商还需要尽量压低价格以保证产品在直播中的吸引力。这样一来,留给品牌商的利润空间恐怕就十分有限了。如果再加上直播效果欠佳、带货销量差等情况,那么品牌商就更加无奈了。很多时候,也许忙了半天,商家最终只是赔钱赚吆喝。

中关村信息消费产业联盟副秘书长 包冉:现在做直播(有一种现象),一场不搞个几个亿、几十个亿都不好意思。还有关于流量造假等行为,这些行为会使直播经济基础不牢,总有一天会撑不住。

直播带货近期十分火爆。北京市消费者协会委托北京阳光消费大数据研究院开展直播带货消费调查发现,部分平台直播带货存在虚假宣传、信息公示不全以及售后没有保障等损害消费者权益的问题。

该调查选取10个直播平台作为调查对象,调查人员以消费者身份在每个直播平台各进行3次模拟购物体验,共完成30个直播带货体验调查样本。在30个直播带货体验样本中,有9个样本涉嫌存在证照信息公示问题。例如,有的店铺没有公示商家资质信息;有3个样本涉嫌存在虚假宣传问题,通过宣传产品功效或使用极限用词诱导消费者购买商品,如“3天可以减1-5斤”等;有1个样本执行“7天无理由退货”不到位。调查还发现,在一些直播带货过程中,平台和商家页面没有任何有关商品的文字或图片信息,只有带货主播的口头介绍;个别商家要求消费者先交定金,并提示“我已同意定金不退等预售协议”,否则无法提交订单。

此外,记者从中国商业联合会了解到,中国商业联合会正在制定《视频直播购物运营和服务基本规范》和《网络购物诚信服务体系评价指南》等两项标准,预计7月发布。这意味着今后直播带货将有规可循。

中国商业联合会媒体购物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孙之升说,直播带货和电视购物一样,存在邀约销售行为,但当前缺乏对网络主播、平台、生产厂家等相关参与者的管理标准。正在制定的相关标准将更加明晰平台和主播的责任,进一步规范直播带货这一特殊流通领域的市场秩序,维护消费者权益,重塑行业生态。